• <bdo id="qoqmq"><center id="qoqmq"></center></bdo>
  •   當前位置 → 藝苑奇葩 → 新聞詳情


    抗疫,苦情、苦行、苦念,趕路要緊

    鎮雄新聞網    2022-04-19 17:14    龍淵

    2022年4月3日,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,鎮雄,城困。

    接下來的十多天,圍繞動態清零的目標,抗疫的故事有序鋪開,精彩紛呈,春風化雨般溫暖著,一座城。

    我們留心到黨旗飄揚,一簇簇純粹的中國紅凝心聚力共抗疫。我們留心到“大白”穿梭,一朵朵靚麗的白玫瑰挨家挨戶采核酸。我們留心到黃馬汗濕,一隊隊辛勤的志愿者忙前忙后做公益。我們留心到縣委吹哨部門報道,一個個擔當的網格員任勞任怨抓值守。我們留心到一方有難八方支援,一車車暖心的糧油菜絡繹不絕進疫區。

    都是一些平凡的人,都是一些平凡的事。正如一句可用循環模式演繹的歌詞,“我們都在,用力地活著”,我們感動著自己,也感動著別人,我們激勵著自己,也激勵著別人。

    2022年4月12日,那天是我在龍騰盛景苑封控區值守夜班的日子。

    值班的帳篷搭在某幢樓的旁邊,而這幢樓里的住戶中,就有我的父母和哥嫂,因為紀律的原因,我不能與他們接觸,不能去看望他們,因此,咫尺而天涯。

    和我值夜班的,是與我同一股室的一位同事。我們在小區里巡查,勸阻出戶散步的居民,察看圍墻、角落是否有異常。待到夜深人靜,我們回到帳篷,用聊天來打發子夜到天明那段漫長的時光。

    聊到這次抗疫涉及到的一些個人的私事,同事告訴我,他和妻子都參加了這次的抗疫工作,留下孩子一個人在家,生活上和上網課什么的都無法照顧到。并且就在他進封控區的第二天,妻子娘家的奶奶在醫院里去世了,遺體是妻子娘家那邊沒有被居家隔離的幾個女性抬到太平間的?!叭绻皇且咔?,遇到這種事情,我作為一個男人肯定是要上前出力的。但是沒辦法,進了封控區,出不去,就只有想著把工作做好”。我察覺到同事有點哽咽,還有話里話外那一種對逝者、對妻子的愧疚。雖是別人的事,卻讓我感到壓抑。

    一夜無眠。

    天,終于亮了。我走出帳篷,搖頭扭腰活動了下身體,揉揉惺忪酸澀的雙眼,隱隱約約看到帳篷后邊有個人影,走近了才發覺是下樓來倒垃圾的父親。

    “您下來做什么?”我明知故問。

    “我下來倒垃圾,隨便看看你值夜班沒有?”

    “要下夜班了,沒得事的,您回去吧!”

    “我就上去了!”父親說道,卻站著沒有動。

    “回去吧,有點冷,回去吧!”

    “這就回,這就回”,父親嘴上說,行動上卻有點磨蹭,他遲疑了一下說:“你媽在樓上看你呢!”

    我有點破防,抬頭看向那一層熟悉的樓房,母親佇立窗前,目光專注,可垂垂老矣。我不由得暗自淚目。兒行千里母擔憂,可哪有行千里,這不就在您們的眼皮底下嗎!“我沒事,您回去吧!”再次催促父親后,借口要巡查,我便匆匆逃離。

    這段文字有一些苦情的味道,我不喜歡。是的,我不喜歡,只是,意難平。不止,意難平。

    在這次抗疫的戰斗中,我們承載著太多的牽掛,政府牽掛著群眾,父母牽掛著兒女,圍城內外,親、友、民、眾,相念相掛,相思無痕。推己及人、及家國、及世界,可能,我們都有一種大同的愿景,愿這世界沒有戰爭、沒有霸凌、沒有瘟疫、沒有天災人禍。雖然現實與夢想相距甚遠,我們卻不愿因眼前暫時的不如意而避退萬里。夢想總是要有的,因為萬一實現了呢。所以,我們苦情,也苦行,還苦念:抗疫,必勝!

    記得有這樣一個西游取經人的故事,說是和尚安排猴子去化緣,猴子卻不小心把碗給摔了?!皫煾?,碗摔碎了?!焙蜕谢匚吨胨に闀r那種清脆的聲音,回答道:“不要緊的,趕路要緊!”

    經歷這次抗疫,我們學會了寬容,學會了忍耐,學會了堅強,學會了協作,學會了奉獻。每一次災難過后,我們的民族總會有倫理道德上的進步,我們不斷地實踐著“以民為本”的人文關懷和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”的價值追求,心底,總會有這樣一個聲音:趕路要緊!


    縣內新聞:

    媒體鎮雄:

    專題報道:

    揉弄小雪,好爽,国产高清亚洲一区二区,暖暖视频在线观看高清...韩国
  • <bdo id="qoqmq"><center id="qoqmq"></center></bdo>